掘金工业互联网时代来临

2019-07-14 10:55

  春秋航空2012年轻轻松松省下了一笔可能花掉的21万美元,怎么做到的?这要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简称:GE)早就在飞机中置入的七七八八的传感器说起。

  2012年9月19日,这些传感器传回的数据显示,一架春秋航空飞机的二号发动机风扇振动值突然升高,GE在上海的航空客户支援中心立即向春秋航空发送通知,春秋航空排查后发现发动机的两片风扇叶片被外物击伤。打伤的风扇叶片很快被更换,一次飞机故障停场检修就这样被避免了。要知道,被避免的可不是什么路边的自行车维修,而是昂贵的飞机维修。2012年,由于GE成功的远程诊断探测,春秋航空节省了超过21万美元的费用,更重要的是避免了数次计划外的发动机拆卸和停飞待用。

  这个发生在中国的案例一定会很对GE董事长杰夫伊梅尔特的胃口,站在他那位伟大前辈世界第一CEO杰克韦尔奇巨大光环之下,伊梅尔特更需要给外界看一些贴有自己标签的东西。春秋航空飞机置入的那些传感器背后站立的GE工业互联网构想就是其一,这家历史悠久的工业制造公司正致力于培育为客户提供互联网数字技术解决方案的能力。

  GE处于一个非常独特的位置,可以把那些大的工业机器,与传感器、软件这些分析的工具连接起来,在未来扮演重要的角色,我们把它看作是下一次浪潮。伊梅尔特6月3日在北京向GE中国客户如此宣讲。

  这是GE第一次正式将其工业互联网的构想推向中国。在宣讲会上,伊梅尔特身后有一个通体发着蓝光的飞机发动机模型,机身上隐约闪现人脑图像。很明显,飞机发动机+人脑带有某种隐喻:在GE的工业互联网系统下,每一个机器都将会是会思考的智能机器。

  这种隐喻代表的前景值得期待,其将意味着,除我们现在非常熟悉的消费互联网,或许,更庞大的工业互联网生态系统将会出现。世界又要改变吗?

  传感器连接

  18世纪60年代,瓦特改良蒸汽机后掀起第一次工业革命。机器开始替代手工工具,工厂开始替代手工作坊。在这场工业革命已结束而第二次工业革命还没有达到高潮的1878年,爱迪生创立了GE的前身。当时的他对未来世界的美好充满乐观情绪,因为十几年前德国人西门子制造出了发电机,两年前贝尔甚至发明了一种叫电话的东西,但如果是在晚上,贝尔也还只能在油灯下拨号,因为一年后爱迪生才会发明世界上第一盏具备实用价值的白炽灯。随后,第二次工业革命渐渐达到高潮,彻底改变人类生活且影响延续至今,GE就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孵化出来的成功代表,这家业务覆盖能源、医疗、航空、工业等领域的电气巨头,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技术和服务业务的跨国公司。现在这家制造业巨头又把目光放在一次新浪潮上。

  兴起于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浪潮,将全球数十亿人连接在了一张网络上。伊梅尔特认为,工业和互联网融合可以掀起下一次的创新变革浪潮。

  GE产生工业互联网的想法是于金融危机时期,在那个经济增长不确定的时期,GE的工业客户开始将更多注意力放到提高利润率上。GE除在物理方面改进产品的性能,也开始尝试新的途径,利用信息技术提高生产效#8202;率。

  简单来看,工业互联网就是将机器、人连接。核磁共振成像仪、飞机发动机、电动车,甚至发电厂,这些都可以连接到工业互联网中。比如GE供应给春秋航空的飞机发动机上会安装N1转速传感器、N2转速传感器、排气温度传感器、燃油流量传感器等数十个传感器,通过传感器采集转速、排气温度等数据。这些数据用无线传输的方式发送到GE航空客户支援中心。就这样,每台飞机发动机的运转情况连接到了GE搭建的工业互联网中。

  成本越来越低的传感器和越来越先进的算法,使得这样一个全球的、开放的工业互联网成为可能。

  工业互联网将帮助工业系统的每个层面都更好地运行。它将通过优化检查、维护和维修流程而提高资产的可靠性。如类似GE对春秋航空飞机发动机进行的远程监控和提前诊断,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如果一家典型的航空公司(每年1400万人次乘客,85000个航班)实施智能运营服务,每年将避免1000次起飞延误和航班取消。

  此外,工业互联网还将在设施层面以及更大的网络上提高运营效率。GE去年推出的节油减排解决方案中,用专有算法来评估航空公司的运营数据,可以把燃油消耗降低至少2%。

  根据麦肯锡的报告,一家大型石油公司的油田中,仪表不时读取有关井口状况、管道和机械系统的各类数据。这些信息由一组计算机进行分析,并将结果输入实时运营中心。后者则调整油量以优化生产和最大限度缩短停机时间。这家石油公司因此减少了10%至25%运营成本和员工成本,产量提高了5%。

  GE这一构想并非仅停留在纸上谈兵,去年已经推出了九个工业互联网项目,今年还将推出20个新的工业互联网项目,业务领域集中在医疗和航空。

  大数据分析

  基于对这一市场的看好,GE做出了一份《工业互联网:打破智慧与机器的边界》的报告。我们是真的相信在未来的15年有15万亿美元增长的机会。GE软件和分析中心负责人BillRuh说。

  这份报告在中国吸引了很多人的兴趣,包括原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互联网正在改变着我们工作的方式,从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延续到人与机器的沟通,以及机器和机器的沟通。那么工业互联网正好顺应了这种互联网延伸的趋势。王建宙读完报告后表示。

  上一波互联网浪潮中,互联网在全球连接起数十亿人,同时也造就了Google、亚马逊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王建宙认为,全球70亿人,平均每个人至少对应有十个机器,包括装置、仪器和车辆,如果把机器连接起来的话,全球完全有可能有700亿个机器接入。这是一个多大的市场!

  可以想象,未来将会出现比消费互联网更庞大的工业互联网生态系统。

  伊梅尔特认为,以GE为代表的工业公司会是这个生态系统的主角之一,作为机器的供应商,工业公司非常了解客户对机器的使用情况,数据也是通过机器内置的传感器采集。

  同时,围绕着分析、云计算、大数据方面的新技术,也将会催生大批新的公司。

  事实上,GE已经开始加大投资到软件和大数据中。伊梅尔特从思科找来BillRuh担任GE全球软件和分析中心负责人。未来三年,GE将会花费15亿美元到工业互联网中。第一笔投资就是去年在硅谷建立了GE全球软件中心。BillRuh告诉《环球企业家》,现在软件中心有500名员工,20%的人主要是从事研究工作,剩下的80%是从事开发工作,涉及商业集成、市场推广和运营,将来软件中心人员会扩展到1000人。

  与此同时,GE今年还将在中国成立软件分析中心,人员将分布于上海、成都、西安。现在GE在中国已经有了300名软件工程师的团队。

  GE也正通过并购和合资快速积累其在数据分析上的能力。GE投资1.05亿美元于云服务和大数据服务公司Pivotal,占有其10%的股权。另外,GE和埃森哲新成立了合资公司Taleris,将采用智能运营技术分析来自多种飞机零部件和系统的各种传感器的数据,提供预测性建议来优化飞机维护和航班运营。

  跟埃森哲的合资公司成立以后,我们花了半年的时间就提供了云计算的能力。即一架飞机落地后,通过无线传输采集飞机运营数据,量身打造一套专门针对这架飞机维修的方案。BillRuh告诉《环球企业家》,GE正在尝试把消费互联网的快速思考和决策的方式带到工业互联网来。

  GE极力推动的工业互联网系统搭建起来后,网络设备、编程、安全等GE不会自己亲自开发的环节,则留给第三方的创业公司巨大的市场空间。有朝一日我们会看到数以百计的创业企业家提出想参加到航空发动机分析技术当中,或参加到医疗设备的分析技术当中。伊梅尔特说。

  到那时,也许就是伊梅尔特彻底走出杰克韦尔奇光环,甚至拥有自己光环的时刻了。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