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对待 3D打印不是颠覆者_10

2019-09-11 15:12

  粉红色的T恤衫,齐膝盖的牛仔裤,还有凉拖。这是下班后郭戈的穿着打扮。就算参加正式会议上台演讲,郭戈也不会穿西装、打领带。

  这正如他所在的3D打印行业,作为该行业消费市场领域的老大北京太尔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总裁郭戈保持着自己与他的产品特性的一致性。3D打印产品更多的还是满足于希望个性化制造产品的时尚,属于一个创意产业。

  从整个3D打印产业来说,全球包括设备、服务在内也就是20亿美元,这是不少传统行业一家龙头企业规模的上千分之一。尽管其发展也有30来年的历史,但相比上百年的传统工业而言,它还没有老气横秋。

北京太尔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总裁郭戈

  正是因为其新生,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今年2月份的一份国情咨文中多次强调3D打印技术的重要性,并认为3D打印将加速美国经济的增长。媒体盯上了3D打印,甚至让不少人开始误解和神话3D打印。

  在这样一个发展时期,作为3D打印的重要参与者之一,郭戈又会有什么样的看法呢?本刊记者对其进行了专访,郭戈指出,3D打印热并不代表行业本身热,技术的不成熟、市场的有限都是导致这个产业无法迅速发展的原因。但作为一项新技术,它也会在一些应用领域替代传统工业方式,实现个性化大批量制造的愿景。

  替代不了传统工业

  李强强:近一年来,3D打印概念突然走红,有一部分人坚定地认为3D打印是新工业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认为3D打印将改变世界。你觉得是这样吗?

  郭戈:3D打印热其实只是媒体热。媒体虽然热,但对带动这个产业的发展有限。3D打印的市场并没有因为媒体热就有很大的容量增长。

  其实我觉得它就是一项新的技术。只是这项技术对人类的影响要比其他的工业技术稍微大一些,但要说改造这个世界,提到工业革命的高度上,它是完全达不到的。3D打印技术会在某些方面,比如在个性化的小批量产品生产领域会提供一种新的手段,能够丰富个性化的生产。但对于整个制造业来讲,不会有太大影响。它在创意产业可能占的比重比较大,但在人类整个制造业过程中还是一个比较小的门类。

  从工业发展趋势来看,人类追求的是一种极致的制造,材料、材质都要求越来越高。这其实就是要求非常专业的制造技术来生产,但是3D打印是一种通用的技术,这就会造成某些性能上的综合性,不可能什么都做得好。

  即便做得到,可能需要微米、纳米的制造技术,如果是这样,其制造效率就会非常低。

  李强强:就是说,即便它能够实现,也会牺牲时间或效率?

  郭戈:肯定会牺牲很多,因为它太通用了,通用就追求不到极致。像手机,追求越来越薄,玻璃越来越硬,芯片越来越小。在这种极致的追求之下,3D打印技术肯定是做不到这么极致的产品。它可能完成某些功能,但追求极致的动作还是要更专业的机械设备来生产。

  在一些特定的环境下,可能不需要追求极致的材料性能,可能就能用3D打印技术来替代实现。比如一些艺术品、个性化的东西,你就没办法通过传统的制造工艺来实现。

  李强强:如果让你来做一道选择题3D打印能改变什么的话,你会选择哪一项?制造业、工业,还是世界?

  郭戈:都改变不了。但在商业模式上在某些行业会有新的变化,大批量的生产,像定制化、个性化的产品用3D打印技术可能实现。比如创意产品,不需要通过传统的工艺方式来大批量的制造。

  3D打印对创意产品的销售模式可能会有比较大的改变。对工业其他的一些领域也可能会有改变,像金属零件,或者航空航天中高精尖的产品,你可以用来制造一些你以前做不了产品。

  李强强:6月底我跟《3D打印:从想象到现实》一书作者胡迪利普森(HodLipson)提到,说3D打印技术理论上是可能颠覆制造业,但我问他多长时间3D打印能达到这样一个效果时,他没有回答。你认为多久以后3D打印技术能颠覆工厂流水线组织方式,100年够吗?

  郭戈:我觉得100年肯定不够。也许当人类走出地球,走出外太空时有可能实现。

  李强强:我以为你是一个3D打印的忠实扞卫者。

  郭戈:大家都在说3D打印技术的好,可能对我们行业会有好处。但说完了,你企业却做不到,对你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李强强:所以,你并不同意说3D打印是一次革命的制造者?

  郭戈:颠覆不了。它会在某些特定行业领域内去替代。它能替代10%的工业制造方式都是一件非常宏伟的事情了。倒是数字化制造才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制造者。可能机器人(40.350,1.26,3.22%)、智能化在工业革命浪潮中所发挥的作用要远远大于3D打印。

  李强强: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3D打印技术有可能改变中国长期占据产业链中低端的现状,抢占了3D打印技术的制高点,在接下来的竞争中就有可能做到拒绝中低端的分工。

  郭戈:不可能。因为3D打印在工业中就占不了绝对地位。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你怎么用3D打印技术来打印一台电视机?现在的大件商品没有能用3D打印来替代的。不能用3D打印来替代,何谈改变产业结构。

  而且3D打印技术的市场体量太小,一个只有20亿美元产值的行业怎么去撬动几十万亿美元的制造业。就像奢侈品,奢侈品的量再大也不会改变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我觉得3D打印整个产业扩大100倍后总体达到两三千亿元时,才有那么一点可能。

  李强强:有种观点认为,有了3D打印后,在很多领域技术就不存在太多的门槛了。比如我们做不出来CPU,有了3D打印就能做出来。

  郭戈:我觉得很难。3D打印本身的核心技术,国内都还没有掌握,比如大功率激光器、喷墨头都没有,高端材料国内更不用说了。3D打印技术本身的很多技术都没有掌握,你想用它来代替传统的制造工艺方法还是很难的。

  李强强:你觉得中国3D打印技术的成熟度是多少?

  郭戈:高端产品的核心部件上还是受制于国外,低端产品没有太大受限。高端3D打印产品的核心部件也有国内的替代品,但是需要付出很大的可靠性代价。除非公司不需要赚钱,只是给地方政府做面子工程。至少我认为,能用好的还是尽量用好的,用不了欧美的,用韩国或中国台湾的,除非我国大陆的产品特别好。

  没必要跟风3D打印

  李强强:你认为这个产业应该怎么发展?既不能落后于人,又不能像匹脱了缰的野马,就像光伏产业。

  郭戈:光伏还是有市场需求。还能做出足够的量,其实3D打印是没有那么大的市场。

  李强强:也有人把3D打印跟光伏做比较。你认为有可比性吗?

  郭戈:其实没有可比性。光伏是有需求的,3D打印满足不了需求,因此市场容量就不会太大。这个行业可能会有一段时间高速发展,因为基数太低了。但当做到几百亿的时候,再发展就非常慢了。目前这个行业还是处在几十亿的阶段,一家公司从几千万做到上亿不难。但若想继续做大,市场容量就会有限制了。

  李强强:这就有点像服务机器人,能看到的需求是无限的,但3D打印好像看不到它的需求是无限的。

  郭戈:是啊。看不到。

  李强强:3D打印不是刚需,消费者有没有并不会影响他的生活。

  郭戈:对,这个技术更像是锦上添花。

  李强强:从这个角度来看,3D打印就不能跟光伏比。你有没有觉得3D打印会步光伏的后尘,接下来上演大起大落?

  郭戈:即便是现在光伏、风电被冷落了,但它现在还是有一个比较大的体量。但3D打印就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投入。建一个产业园可以,但投几亿元建几个工厂不太现实,因为没有那么多市场来消费你的产品,所以,投资建产业园也投不下去多少钱。

  3D打印市场目前的刚需还没有带动起来。等到做什么事情一定要用3D打印设备打印时,可能这个产业就能往上发展。现在只是少数人一定要用3D打印设备来完成一些事情。

  李强强:如果3D打印设备价格足够便宜,每个人都买得起,它的市场需求也能激发出来。

  郭戈:会。但是消费者买来这个东西用来干什么呢?它还需要一个产业链的完整度。就像打印机,需要从电脑到纸张等等相关产业链都成熟,才能把市场潜力全部激发出来。

  李强强:你刚才讲到3D打印可能以创意产业开始作为切入点,逐渐地拓展更大市场空间。

  郭戈:至少在大众消费领域是这样的。在工业领域可能各个方面都有3D打印技术的应用,只是没有大量的应用。

  李强强:那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个行业的价值被过分地神话了?

  郭戈:肯定是过分地神话了,一说起第三次工业革命,就会提到3D打印技术。但我觉得它革不了谁的命。

  李强强:许多地方政府在发展3D打印上有一拥而上的迹象,你觉得有泡沫吗?

  郭戈:3D打印技术发展了30年,全球市场规模却只不过20亿美元。随便找一家制造公司可能都比这个行业的整体规模还要大。之所以现在被这么密集的关注,是因为3D打印技术走入了消费市场,再加上国外一些政商界领袖的宣传。

  李强强:你对那些热衷于发展3D打印的地方政府提什么建议?

  郭戈:首先需要估量一下现在的产业规模,有什么条件能吸引多少公司去把这个产业做起来。目前国内就是几个亿的市场规模,不会爆发式地增长到上百亿。全国已经有好多公司在做了,市场基本趋于饱和。如果重开炉灶自己从头做起,肯定不如现有的公司,不管是资源还是技术都有优势。所以地方政府一厢情愿地从头做起,可能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花费巨额投入,换来的只是领导的一些虚荣心。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