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奉献精神 彰显护理风采

2019-05-14 11:00

本报记者 马琰

“用心抚慰心灵,患者的健康、微笑,是他们最高奖赏。抚平精神创伤,领患者找到回家的路,在心灵田野里播种希望。”

5·12护士节前夕,我们走进呼伦贝尔市第三人民医院,领略这些特别“天使”的别样风采。

精神科护士 角色多

很多人都说,在呼伦贝尔市第三人民医院(呼伦贝尔市精神卫生中心)住院的患者是幸运的,更是幸福的。那里的年轻护士称年纪大一点的患者为“阿姨”“叔叔”“大爷”,甚至是“爷爷”,很多患者则称他们为“姐姐”“老妹”“小伙子”“孩子”,其实,很多时候他们还是“爸爸”“妈妈”“老师”“演员”“心理辅导员”“心理治疗师”,上述这些角色都体现在营造“家”的氛围中。

“家”在这里意义特殊,护士康刘丽在《回家》的演讲中这样说道,“在我们封闭的病房内,将近700名患者,其中有三成是回不去家的,他们的双眼暗淡无神,没有家的希望。很多时候,患者、医生、护士,包括患者家属都忘了还有回家这么一回事,忘了他们还有家。面对这么多回不去家的患者,我们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时而浑浊时而清醒的双眼什么都不做吗?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行!我的医德告诉我,不行!我的人性告诉我,不行!我们在同一时间、地点扮演不同的角色与患者进行心灵沟通,与患者‘同吃、同住,共同分担痛苦,共同分享快乐’。”他们如哄孩子一般哄患者吃饭睡觉,又像子女一般守候在患者的病床前,带领患者唱歌跳舞、谈天说地、下棋、做游戏,为患者擦身、洗头、剪指甲、喂水、喂饭,细致而贴心。

精神科护士 技能多

“以全人化的方式著眼于健康,而不只是治疗性的服务。”预防、治疗、护理、康复、回归,呼伦贝尔市第三人民医院坚持的是健康全过程的思想。这里的护士要掌握基础护理、疾病护理、心理护理、康复护理的有关技能。

专业知识要过硬。哪些患者有抑郁倾向可能存在自杀风险,哪些患者是躁狂发作可能发生自伤、伤人行为,哪些患者不安心住院有外走的可能,哪些患者存在命令性幻听可能出现风险等等,他们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做出全面的评估。

沟通能力要强。对新入院的患者,设法缓解其激烈的情绪;对躁狂症状的患者,态度要温和,不能用言语激惹或挑逗他;对抑郁症的患者,主动接触,站在理解病人内心体验的角度,鼓励病人树立生活的信心和勇气;对妄想的患者,态度要和蔼,言语恰当,不能贸然触及其妄想内容。

综合素质要高。面对康复期的患者,要有生活技能,要能吹、拉、弹、唱、跳,甚至手工、绘画、陶艺,还得有组织能力、创新能力。

精神科护士 责任多

患者症状的不确定性会导致风险随时有可能发生,精神科护士必须要有高度的责任心、敏锐的观察力和预见性。由于精神疾病慢性迁延的过程,患者往往表现为孤僻、退缩、淡漠、懒散,自理能力下降、社会功能减退。即使在家里,患者也不会得到好的照顾。入院时,很多患者蓬头垢面、衣着脏乱,个人卫生极差。

面对这样的患者,精神科护士从不嫌弃,为他们洗澡、更衣、剪指甲。在封闭的病房里,精神科护士担负的不仅仅是患者的治疗,还承担着患者吃、喝、拉、撒、睡等生活起居;为患者制定作息时间,帮助他们养成有规律的生活习惯,培养他们的生活技能,尤其是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吃饭、吃药这些再平常不过的事,在精神科护理过程中却不一般。对因症状或药物反应导致进食障碍或噎食的患者,护士一对一的亲手喂入。精神科的多数患者缺乏自知力,有相当一部分患者不能主动接受治疗,藏药、拒绝服药。护士在监督他们服药的同时,普及精神科药物知识,根据不同情况与患者达成服药协议,组织患者成立服药技能小组,培养患者良好的服药习惯。

面对精神症状加重、有睡眠障碍的患者,精神科病房的夜就远不及旁人想象得寂静了,护理人员在为患者创造良好的睡眠环境、严格作息时间的基础上,更多的是分析睡眠障碍原因,对症处理。在长期的实践中练就了精神科护士高超的专项本领,疲惫依然坚守,困倦仍反复巡视,不分昼夜的照护,让精神科患者24小时不离护士视线。

精神科护士 爱心多

没有对精神障碍患者最起码的尊重和爱,所有的工作都无从谈起。一个不理解精神障碍患者,对他们没有爱心、同情心的人,谈不上是一个好的医务工作者。

六区护士长王薇的一篇护理日志《听见花开的声音》,道出了一份爱与责任的坚守。一位33岁的女患者,2014年因家庭问题出现精神异常,家境贫寒,2018年9月才入院治疗。入院时的她,日常生活不能自理,不知洗漱和换洗衣物,怀疑饭里有毒拒绝吃饭,也不说话。医生根据她的病情,分段进行治疗。护士则如教育小孩、服侍行动不便的老人一般,从一个一个单字开始教她说话;领着她如厕,教她如何方便;与大家共进餐,引导她进食;教她如何料理个人卫生,变得漂亮。今年3月的一天,她终于开口说话了。说的第一句话,不是“爸爸、妈妈”,不是“想家、回家”,而是断断续续的“谢谢”。在场的医生、护士无不激动落泪,她说着不连贯的一字一句是医生护士们听过的最美的声音,如花开的声音,是爱的吟唱。

精神科护士 委屈多

走进呼伦贝尔市第三人民医院的病房,不会看到人们概念中那些疯疯癫癫、蓬头垢面、怒目圆睁、胡言乱语的患者。他们穿着患者服,很整洁、很干净。起床、洗漱、就餐、吃药、活动、检查、就寝,很有序,每天的生活很规律。

可有谁曾想到,护理人员在这背后的委屈。

相对于综合医院,人们对精神专科医院及精神疾病患者还有一定的误解,或狭隘认识,对精神科医院的医护人员,特别是对男护士也不是很了解,不是很理解。他们希望随着精神(心理)疾病受到社会的重视,精神科护士也会逐步被人们理解和认可。精神科的病人在精神、思维或者情感方面都是处于病态,精神科护士必须要尊重,更要细心、耐心。其他护士遇到暴力事件时还可以申诉鸣冤,精神科的护士常常被打了、被挠了、被踢了、被喊了、被吐了,只能忍耐,理解那是病人发病时的无意之举。

呼伦贝尔市第三人民医院的护士绝大多数是年轻人,且大多是独生子女。在家里,他们可能还在父母面前撒娇,但当他们穿上护士服,便没有了娇气,而是满满的责任。每当人们问起他们辛劳的付出,他们也总是淡淡地说,“这是我们的工作。”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