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大王、雪孩子……那些年我们一起看过的动画片!

2019-05-15 09:56

据上海发布,孙悟空、阿凡提、葫芦兄弟、黑猫警长、九色鹿、雪孩子、舒克和贝塔、邋遢大王……这些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创作的经典动画形象,曾是几代中国人记忆中最美好的一部分。而水墨、剪纸、皮影、木偶等中国元素的轮番出现,让孩子们在大饱眼福的同时,也润物细无声地带来了艺术与美的早期启蒙。今天,跟着小布一起来看看,那些年,我们一起看过的动画片~

《哪吒闹海》

《九色鹿》

《孔雀公主》

《黑猫警长》

让齐白石作品动起来

自20世纪20年代万氏兄弟在亭子间里制作出我国第一部动画片起,中国动画已走过近100年。

1957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正式成立,中国动画片迎来了第一个黄金时代,《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牧笛》《小鲤鱼跳龙门》《骄傲的将军》《渔童》《孔雀公主》等作品为中国动画赢得了国际声誉。

《小蝌蚪找妈妈》

拍摄于1961年的《小蝌蚪找妈妈》是中国动画史上的第一部水墨动画,其原型出自齐白石的水墨名作《蛙声十里出山泉》,然而要把名家画作变成活动的影像绝非易事。水墨动画没有轮廓线,水墨在宣纸上自然渲染,一个个场景就是一幅幅水墨画,制作工艺非常复杂,一部短片耗费的时间和人力是相当惊人的。

齐白石《蛙声十里出山泉》

经过反复试验,水墨动画在技术上突破了难关,静态的水墨画活了起来。对美影人来说,最难的莫过于既要保留原汁原味的齐白石的风格,又要创造出新的角色。比如说动画中有几只小鸡,为了呈现出小鸡的性格,创作人员就去观察小鸡是怎么做游戏的,然后把它们活泼机灵的特质融入创作中。

灵动可爱的小鸡

《小蝌蚪找妈妈》一问世便轰动全世界。当时,美影厂对水墨动画投入巨大,制作班底也异常雄厚,除了特伟、钱家骏这样的老一辈动画大师,就连国画名家李可染、程十发也曾参与艺术指导。

李可染《牧牛图》

程十发《长春图》

天人合一《山水情》

《山水情》是一部有很深艺术底蕴的动画作品,需要观众静下心来细看、慢品、静思,给人以无穷的回味。从某种角度来说,拍摄于1988年的《山水情》也成为了中国水墨动画片的绝唱。

《山水情》

制作者用真实的摄影机在连续高速摄影下拍摄水墨渲染的过程,再把它组建到镜头里。经过测试以后,就请画家在玻璃上作画,而摄影师则把画家的人影隐掉,然后就能看到宣纸上水墨渲染的过程。

《山水情》里没有对白,只有古琴声,整部动画表现的是天和地以及师生间、山水间的一种很深刻的关联性,彼此交融,互相渗透,其诗一样的气质、幽远清淡的画面已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这样的哲思正是让观众们对《山水情》念念不忘、无法割舍的原因所在。

“另类”之作《雪孩子》

中国动画片走向商业化以后,一时间精彩纷呈,除了题材、立意、形象、布景等设计之外,还运用了剪纸、木偶、水墨画、皮影、折纸等中国传统工艺作为表现形式。

剪纸片《猴子捞月》

木偶片《阿凡提的故事》

在这些动画中,有一部动画片可谓“另类”,那就是优美感人的《雪孩子》。和大多数动画片大团圆的结局不一样,雪孩子最终的结局令人唏嘘。《雪孩子》这部动画片把雪孩子真挚的情感流露到了极致,有不少小观众曾经被雪孩子感动到流泪,从中感受到了人类情感中的无私与纯洁。

《雪孩子》

难以逾越的《大闹天宫》

在美影厂的众多作品中,拍摄制作于1961—1964年间的动画巨片《大闹天宫》堪称难以超越的经典之作。

这部动画在造型、设景、用色等方面借鉴了古代绘画、庙堂艺术、民间年画的特色,又将中国传统戏曲的表演艺术融入其中。把孙悟空搬上银幕是中国动画片鼻祖万籁鸣的夙愿,为此他还专门请来国画大师张光宇来做造型设计。

万籁鸣

张光宇

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孩子已经长大,但美影厂出品的经典动画片仍然留在了许多人的记忆中,童年仿佛从未远去。

有人感慨地认为,80后的童年比00后精彩,那个年代优秀的国产动画片纷繁迭起,激荡人心。而好的动画片是要用心浇灌的,对孩子有怎样的期望,就会有怎样的动画片。

图文:上海市档案馆官方微信@档案春秋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